中马争先赛—新能源汽车的新玩家

摘要: 在一线汽车巨头尚未“如狮搏兔,必尽全力”之前,新能源汽车的拉力赛上,第二阵营 中暂时由百亿投资规模的数匹中马来描绘着产业的新走向。

11-12 02:08 首页 首席财务官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


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但吊诡的是,也是一个万众创业的年代。


于是我们就在昨天看到了00后的17岁CEO怒怼“三四十岁老一代企业家”的镜头——“做CEO感觉很正常。可能一些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他们就没法了解互联网,因为已经老了。”

本刊编辑部


有着“雷布斯”之称、堪称互联网创业圈教父的小米科技CEO雷军马上跟了一条微博,自称:“作为老老老一辈企业家,我个人觉得压力山大!长江后浪推前浪,世界未来一定属于00后,加油!”


调侃归调侃。这也说明如今创业这件事已经流行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在百度上键入“创业”这一关键词,可以得到6280万个搜索结果。这个数字代表多高的热度?在百度上键入“苍井空”这个令雷布斯这样的大佬也激动拥抱的关键词,得到的搜索结果是1270万个,仅仅是创业热度的1/5。


自从《首席财务官》在今年连续发表了《CFO不适合创业的五大死穴》,在CFO圈子里迅速成为年度争议最大的话题。我们最初的写作动机并不是否定已经在现有岗位上无法获得满足感的那些CFO去寻找创业之路的梦想与情怀,反而是为财务同仁们提一个醒,检视一下自己出发前的思想行囊是否已经准备就绪。


因此,我们继续将CFO的话题进行到底。本期封面文章聚焦“从CFO到创始人”,采访了谷峰和杜立刚两位在本土CFO领域早已功成名就的顶级CFO的创业之路,巧合的是,这两位大咖的创业方向又所见略同地瞄准了新能源汽车。让我们看看他们两位对创业的理解,或许对于行将踏上创业之路的“老老老一辈企业家”的CFO们,有着别样的启示。


几年前,曾经有一篇爆红的网文《浅谈“田忌赛马”之贻害》,用这一国人熟知的史记故事来试图阐释“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规则意识和契约精神?”,一度引发热议。


当然,从逻辑与常识的角度看,这篇以破为立的网络红文,基本是经不起推敲的。“田忌赛马”的故事之所以流传至今,是因为它是中国早期博弈论最经典的情境案例。在博弈论勃兴之后,西方理论界普遍将《孙子兵法》作为这一领域最早的学术着作,“兵者,诡道也”一语,也高度概括了“博弈论是二人在平等的对局中各自利用对方的策略变换自己的对抗策略,达到取胜的目的”这一最初概念的深刻内涵。


如果用“田忌赛马”的博弈情境来观察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创业版图,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令前上海汽车集团CFO谷峰和前飞利浦事业部CFO杜立刚怦然心动的那个博弈空间——中马的生存机会,即用自身小而美的创业头马去力拼一线车企尚处于二三线的新能源中马或劣马。


没有头马的市场


如果用一句概括性的观察结论来观照当下的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格局,不妨说这是一个没有头马的市场。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


根据工信部装备工业司披露的相关数据,今年前7个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7.2万辆和25.1万辆,同比分别增长26.2%和21.5%。同期,我国汽车整体产销增幅仅超过了4%。从新能源汽车的分类统计上看,今年1至7月,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2.3万辆和20.4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7.8%和33.6%;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分别为4.9万辆和4.7万辆,同比分别下降8.8%和12.8%。就增速的变化来看,今年7月份,新能源汽车的产销势头更加旺盛,分别完成5.9万辆和5.6万辆,同比分别增长52.6%和55.2%。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为4.6万辆和4.5万辆,同比分别增长69.6%和70.2%;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均完成1.2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0%和16.3%。

当然上述新能源汽车的靓丽数据,在当期中国汽车总销量1500余万辆的总基数面前,也不过是占到区区1.6%的比例而已。这个比例的确验证了如今身为爱驰亿维联合创始人的谷峰对此的观察,一线的汽车产业巨头目前并未对新能源汽车这一方向发出全力。


我们先从新能源投资热中找点儿“冷料”。早在去年,《经济观察报》就梳理了从2015年1月~2016年3月初见诸于公开报道的数据,这些并不完全的统计显示,在过去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全国各地新建的新能源整车投资项目就多达30个,投资总金额超过1000亿元,而总规划的产能超过300万辆。当然,考虑到国内对投资金额一贯秉承“吹牛不上税”的原则,我们不妨把上述数字中的投资总额和产能都各自减半,再考虑到这个数字已经是18个月前的统计数字,显然,千亿元投资总额和百万辆产能规划的确是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统计数据单位。


不过上述数字中有很大的失真情况。其中,除了十多家自主乘用车企的新能源汽车项目,还有更多的商用车企、一直存在争议的“低速电动车”、以及更多尚未取得生产资质的新能源车项目在国内各地疾速扩张。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这相当于是在统计乘用车的时候,把黑豹、时风之流都算在内了。


在一线汽车巨头尚未“如狮搏兔,必尽全力”之前,新能源汽车的拉力赛上,除了比亚迪和北汽这样已经明显领跑的,第二阵营中暂时由百亿投资规模的数匹中马来描绘着产业的新走向。


我们先来看名声响亮的蔚来汽车。在高调发布超跑EP9的同时,蔚来汽车除了快速量产的挑战之外,建立与之配套的新能源产业链,也是当务之急。2016年4月,蔚来汽车联合高瓴资本、红杉资本共同出资100亿元人民币成立蔚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主要对新能源、新材料、电动力系统、智能互联和自动驾驶等相关产业进行投资。与之相比,天津滨海新区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的规模也是100亿元,之后是南京浦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50亿元,其余的比亚迪和宇通客车的新能源基金都是10亿元,老牌民企杉杉股份为其开出的支票是5亿元。


作为后文详述的两个案例的主角,杜立刚作为联合创始人参与的威马汽车在去年就拿到了A轮10亿美元的融资,而同为联合创始人的谷峰所在的爱驰亿维,据悉也将在年内进行估值不菲的A轮融资。不过,上述两个项目的量产时间应该起码还需要1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姑且将这段时间视为中马们蓄力准备全力冲刺的最后准备时间。


头马已在路上


出于对车企头马数以千亿元计的产业体量的忌惮,我们注意到,志在成为中马的多个新能源汽车项目,均将其主打车型放在相对细分市场的跑车、SUV等方向上,力图“一巧破千斤”。


不过种种迹象表明,车企头马们很可能不会认同中马的所谓生存空间一说,并正在对新能源汽车市场开始布置重兵,“一力降十会”的碾压式打法正是它们最喜欢的博弈策略。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新能源汽车的头马领跑者之一的北汽新能源。北汽新能源从2014年至今一直领跑中国纯电动汽车销量榜,是中国纯电动汽车行业第一家进入十万俱乐部的车企,累计用户已超过11万,总行驶里程超过12.1亿公里。今年1~7月,北汽新能源累计销量36084辆,同比增长88.5%,纯电动市场占有率22.5%,排名第一。7月销量5930辆,同比增长 48.4%,环比增长15.2%,市场占有率18.2%,排名第一,继今年一季度后再次夺冠。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汽新高管对这类中马项目们的“资本机制优势、团队搏命优势和互联网整合优势”等三大杀手锏并不认同。在他看来,虽然有着国资背景,但北汽新能源在中马所谓三大杀手锏上面不仅毫不吃亏,甚至优势反而更明显。“首先,我们在不久前刚刚完成了B轮融资,成功融得111.18亿元,这个数字显然是目前同业最高的,而且资本构成上我们也高度关注产业整合和上下游的协同关系;其次,我们现在也实行了股权激励计划和全员持股计划,本身也是混改的重要试点单位,而且我们长期磨合出来的团队战斗力显然不比这些七拼八凑来的创业团队差;第三,北汽新能源一直也在寻找和互联网巨头们进一步融合的机会,我们业已形成的庞大用户基数,相信对这些互联网巨头更加有吸引力。”


当然从产业链配套的角度来看,这些角逐新能源汽车中马市场的创业项目,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有着20多年汽车产业运营经验的谷峰非常清楚其中的关键所在,并一再力主倡导这些中马们能够进行充分的产业链整合。“新能源汽车市场是个巨大的蓝海,现在的进入者根本没有白热化竞争的必要,共同的目标是把整个产业做起来,而产业链的协同合作对大家都有利。”


今年4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科技部三部委联合印发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中提出“预计2025年中国汽车产量将达到3500万辆左右”、“2025年,新能源汽车占汽车产销20%以上”的预期和目标,这意味着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的目标为700万辆。比两年前大幅提升了近一倍。这一数字比早前《中国制造2025》中论及新能源汽车的详细目标——至2025年,形成自主可控完整的产业链,与国际先进水平同步的新能源汽车年销300万辆,自主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达到80%以上——有了大幅提高。


事实上,上述《发展规划》已经是这场新能源汽车中马拉力赛的开场哨了。来,是骡子是马,出来遛遛吧。


从CFO到创始人案例一

杜立刚:创业是一场有备而来的战争


杜立刚认为,CFO在综合管理和理性思维上的优势,显然是创业团队中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在我们还在热衷讨论CFO是否适合创业的时候,杜立刚已经开始第二次创业了。翻看杜立刚职业生涯的“前半生”,可以说在CFO这个职位上已经顺风顺水。澳大利亚SOUTHERNCROSS大学MBA、美国THUNDERBIRD商学院EMBA。曾先后担任GSK财务总监,卡夫中国区商务总监,美国百力通发动机亚太区财务总监,飞利浦事业部全球财务总监,吉利集团财务副总裁候选人。


杜立刚第一次创业是2010年创立苏州本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用4年多的时间把公司变成行业内全国第一的企业。而现在的杜立刚则是威马汽车的联合创始人。


可能现在很多人对威马汽车还很陌生,这个汽车行业的后来者目标是“纯电动车”。截止目前,国内所有从零开始的电动车初创企业中,只有少数几家车企生产工厂处于玩命建设阶段,威马正是其中一家。杜立刚说:“威马汽车从开始创业到有一定规模,速度非常快,这得益于我们这些创始人积极推进的态度和各方面的高效协同工作。我们从刚开始创立企业,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就已经发展到几百人的团队,而且研发的速度也非常快,我们从做产品规划到做样车、国际收购、树立品牌、团队建设、建立工厂等等一系列步骤都按部就班高效地完成。我们第一工厂在温州,建设速度也很快,2016年11月23日奠基,到2017年8月份已经全部封顶,设备安装5月份已经开始了,我们预计8月完成所有厂房主体土建建设,2018年上半年首批量产车型小规模下线,我们第一款车定位为纯电动SUV,整车最大续航里程达600公里。”


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杜立刚


这样的推进速度几乎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个“车企”,典型的制造业企业却有着类似于互联网创业的速度。当然,这某种程度上来说得益于威马汽车这几位联合创始人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组织协调能力。


从细分市场开始学习创业


显然,二次创业的杜立刚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更加成熟和稳定。“我创业可以分两阶段。最早2010年出来创业的时候是自己带着一批人干的,那时候还是比较朦胧的状态,带着一种原始的冲动。”谈起第一次创业的初衷,杜立刚依然印象深刻。、


2010年,当杜立刚进入吉利的时候,正好恰逢吉利收购沃尔沃,这对在外企工作多年的杜立刚来说是个不小的震撼。“民营企业能够有这样的作为很让我震惊,而且时机掌握得很好,资本杠杆利用得更好。我多年在外企做CFO,很多时候工作事务性的,再加上外企的流程、体系很健全,我甚至没有思考过如何使用资金杠杆这个问题,更别说如何思考撬动一个大产业。”


民营企业利用优势,利用“中国元素”的这个发展战略完全可以实现更广阔的产业发展,当这种想法在杜立刚心里扎根之后,创业,对于杜立刚来说只是时间问题了。“2010年,我带领着从飞利浦出来的15个工程师,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历程,成立了苏州本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做遥控器这个产业。之所以选择这个行业是因为我有着清晰的最终目标:做成中国的细分市场的龙头企业,然后并购飞利浦的遥控器产业。当时的飞利浦在遥控器这一个细分领域已经做到了全球第二。而且在创业之初,我已经规划好了未来的发展路线,那就是:成立平台、快速发展、融资、国际并购。”杜立刚选择的切入点是高毛利、低竞争烈度的家电遥控器这个狭窄的市场。


“虽然看上去市场很狭小,但这块业务一直是飞利浦最不用操心的高利润业务,而且现金流非常好。”杜立刚早在飞利浦的各种财务分析会上就已经对这部分业务有着深入的观察。


可以说极少有创业者能够在创业之初就有如此清晰的目标和路径规划,在目标明确的前提之下,做管理,杜立刚显然是“老司机”。杜立刚说:“ 财务人员做企业运营有一定的优势,当我带着一帮人出来创业的时候,在没有工厂、没有品牌、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我不仅首先规划出来的发展战略还理清了商业模式以及管理思路,整个公司的流程体、ERP建设首先进行,这些都是一般创业公司不具备的,他们都是先找客户,然后返回头再完善管理,而我们则是先完善了管理。”


有了清晰完善的管理思路,苏州本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发展起来显得特别顺利。2010年4月1日开始成立公司,第一年销售额就达到七百多万,第二年就五千万、第三年一个亿。凭借着强大的技术力量和优质高效的运营,到了2014年,苏州本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销售额已经达到两个多亿人民币,在国内细分市场已经做到第一。“当时我们甚至做到了给国内多个一线城市的有线电视机顶盒遥控器业务的独家供应商。”杜立刚对此颇有成就感。


然而,这距离收购飞利浦的遥控器事业,还有不小的差距。机会总是给留给有准备的人,恰逢飞利浦要战略性地剥离消费电子产业,而遥控器则是最后一块被剥离的业务,但是虽然飞利浦的遥控器业务利润好、现金流好,因为属于特定的细分市场,所以懂行的人很少,以至于一时间并没有迅速找到合适的买家。


此时的杜立刚认为,完成自己梦想的时候到了,将飞利浦遥控器事业收购,就完全可以在遥控器这个领域通过国际并购成为行业顶尖的公司。在进行国际并购的过程中,杜立刚丰富的CFO经验更加得以展现,从融资到最后完成收购,可以说完美地避开了很多企业在第一次进行收购时经常掉入进去的大坑。


杜立刚的第一次创业从项目形态上看很完美,并且完成既定的战略目标。美中不足的是,创业初期股权设计上的瑕疵,导致最后的并购整合无法按照杜立刚的全盘设想执行。但这也促使杜立刚迅速转向一个更为庞大的创业机遇——新能源汽车。


到大市场里冲浪


再次出发的杜立刚经验更加丰富,从行业选择到合伙人团队再到融资,可以说都做了非常充足的准备。翻开威马汽车的管理团队名单,我们看到:创始人兼董事长沈晖、联合创始人兼副董事长杜立刚、首席运营官 COO 徐焕新、首席财务官 CFO 张然、品牌战略副总裁陆斌、设计总监孙震、产品规划总监林仕翰。可以说这算得上是中国汽车行业新生代创业者中相当令人佩服的豪华创业阵容了,除去在汽车行业已经赫赫有名、非常资深的前沃尔沃中国区董事长沈晖之外,其他各个部分的负责人都是相关领域的资深人士。


对很多新造车团队来说,初创期并不好过,但有了扎实的核心团队,显然会踏实很多。杜立刚说:“目前我主要负责的工作有:公司早期在资本层面和产业发展层面战略布局,政府关系,商业谈判、并购,融资、内控、法务。确切地说我和沈晖分工为‘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产品大部分他来负责,而管理体系等相关建设我来负责。” 据悉,威马汽车已经在今年8月完成首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10亿美元。新创公司很少能在首次融资中达到10亿美元估值的独角兽地位。只有马云控股的蚂蚁金服在2015年6月达到400亿美元估值,特斯拉在2004年4月的估值只有750万美元。


据了解,早在今年7月底,威马汽车首款量产车型在新疆吐鲁番完成热区测试,迄今全部累积测试里程已近200万公里。而威马汽车到底是怎样一个汽车呢?汽车制造业在中国有着发展的辉煌期,同时也有这很多固有的顽疾,那么在威马汽车,会是怎样的一个车企?杜立刚告诉我们,威马汽车首先并不是一个传统的车企。“首先我们是轻装上阵,没有历史包袱。传统国有企业车厂或者民营汽车车厂,从传统汽车转到新能源电动汽车包袱很大。他们现有竞争优势是重资产,动力总成还有平台、底盘等,如果放弃这些,成本就没有办法吸收,他们只能在原来的基础上改做新能源汽车。而我们是全新设计,没有任何历史包袱。将来我们车的优势还有对市场的快速反应,对客户的服务的内容等方方面面。在竞争上,我们这种新兴车企未来发展前景远远超过传统企业衍生出来的车企。”


出人意料的是,威马汽车也并没有将自己定位为简单的新能源车。杜立刚认为,车在移动互联时代是一个巨大的信息节点,“在我看来卖车是服务的起点,未来讲究智慧出行,智慧出行除了车作为一个平台和载体之外,更多空间是是在车后市场的增值服务上。”


杜立刚对于CFO创业有着自己的判断,在他看来,CFO在综合管理和理性思维上的优势,显然是创业团队中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当然这是基于一个相对大的平台而言。如果说很多人把创业看成一场“豪赌”的话,那么杜立刚的创业则更像是一场经过精心测算的“战争”,每次创业都精准地看准市场,逻辑缜密地进行战略部署,这或许带着典型的CFO思维,但却成为成功的重要保障。


从CFO到创始人案例二

谷峰:善运营者胜


在谷峰看来,CFO适合创业的理由在于这一角色的通盘运营能力。


作为一线车企中标志性的CFO人物,从大学毕业伊始就加入上海汽车旗下合资企业上海通用汽车工作的谷峰,完整地经历了国内汽车产业从小到大的各个阶段,即经历了桑塔纳、捷达、奥迪为代表的“老三样”合资品牌长期一统江湖的时代,也见证了国内车企自有品牌从弱小到壮大的产业新阶段。


爱驰亿维联合创始人兼CEO谷峰


在如今新能源汽车赛马拉力赛鸣锣之际,谷峰对于新能源汽车的选择某种程度上成了这一产业的风向标。“新能源车对于传统的燃油车来说是一种革命性的产品,确切地说,是革了燃油车的命,很难想象那些成熟发展中的企业会有一种魄力自己去全力培养一个革自己命的竞争对手。即便现在很多国际化的大型车企都在做新能源车,但用自身孵化出来一个新能源汽车并且以摧枯拉朽之势把自己的燃油车淘汰掉,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新能源汽车一定是要全新的企业、全新的团队和思路才有机会。”如今身为爱驰亿维联合创始人兼CEO的谷峰很坚定地表示。


创业,在对的时机遇到了对的事情


显然,谷峰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判断也成就了他这次令业界震动的创业。谷峰1997年加入上海通用汽车公司财务部。2001年调任上汽集团,十几年的实践中,谷峰从财务部总监到资产管理部总监再到公司CFO,期间领导和参与了上汽集团多起境内外收购兼并业务以及上汽集团的自身改制、上市工作,对国资改革、证券市场运作,对上汽集团金融板块业务开拓和发展有着扎实的经验。


从综合运营的角度来看,上汽集团多年来一直是中国汽车行业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2016年,上汽全年实现整车销售648万辆,首次跃上600万辆新台阶,同比增长9.95%,高于市场平均增速。其中,上汽自主品牌乘用车全年销量32.2万辆,同比大增89.2%,成为所有板块中最亮眼的增长点。不可否认,作为原上汽集团CFO,谷峰在上汽辉煌的业绩背后贡献了相当的力量。


2017年,谷峰在没有任何外部征兆的情况下选择了自己创业,以联合创始人兼CEO身份加入爱驰亿维。谷峰在上汽集团业绩持续多年保持“高位”增长之际选择“出走”爱驰亿维,令业界不仅惊诧这家新创公司是“何方神圣”?


爱驰亿维的全称为“江西爱驰亿维实业有限公司”,现阶段拥有300多人的团队,其中80%为产品研发人员。而生产基地也已于今年3月28日在江西上饶正式奠基动工。


对于爱驰亿维来说,目前正处于整个项目的早期规划、投入阶段。这一时期,引入谷峰这样一个操盘过6000亿元营收盘子的传统车企大咖,显然看中的不仅仅是他的资本运作能力,更多的是综合运营方面的深厚经验。而谷峰之所以选择爱驰亿维,他所看重的,正是爱驰亿维这样一批真正有着造车经验的创业团队,“决定创业项目能走多远的,永远都是团队。”


几乎每天都要和各条业务线团队紧锣密鼓开会的45岁的谷峰,很享受现在这一重新出发式的创业状态。他和团队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多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可能,不要被车子现在的样子所束缚”。


“在传统汽车行业里面很多东西都已经定型了,很难有机会自己做一个新的品牌汽车,或者是加盟到新的汽车行业去做,传统汽车经过这么多年发展,竞争格局已经基本定型。而现在新能源、智能驾驶的出现,给了很多有想法的创业者机会。在设计阶段,我们要尽可能把车子的所有构成元素都一一拆解开,再不停地进行重新排列组合,看看有什么新的不一样的东西可能出现,这就是创新的来源。”谷峰说。


谈及CFO创业的话题,已经在路上的谷峰认为这一角色在运营上的综合管理能力恰恰是创业公司能够九死一生的重要成功因素。谷峰说:“有些人认为在创业公司,CEO最好是业务出身,但创业决不仅仅是做个业务,尤其是汽车行业创业更是一个系统复杂程度非常高的管理性工作。更何况,作为一个CFO本身也应该对企业的业务有全面的了解和认识。比如说我在以前担任CFO的时候,要面对的资本市场沟通,投资者很多都是相当懂行的专业人士。如果你不能全面了解企业的业务情况,那怎样才能够和投资者、和分析师更好的沟通呢?“


当CEO要学会“兜底”


个性内敛却不失张力的谷峰,选择新能源汽车作为创业切入点,主要还是出于对这一行业对包括技术实力、市场开发和资本运作等综合能力高门槛的驾驭能力。而且谷峰判断,现在可以说正是新能源汽车的爆发期,就看抓不抓得住未来3-5年这个市场瞬间爆发的战略机遇了。此外,在经历了过去几年高速成长期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有了质的飞跃,越来越多的新生力量也逐渐加入了这一行列。在产业政策、财政政策、环保政策等一系列政策的支持下,发展新能源汽车将不仅有助于中国汽车产业实现“弯道超车”,也极有可能成为“中国制造”走向国际市场的一张致胜王牌。


创业公司爱驰亿维员工年轻人居多


爱驰亿维生产基地奠基仪式


而谷峰对眼下新能源车一涌而起的投资热潮首先表示了肯定,但同时也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新能源汽车,本质上还是制造汽车。它的变量在于,首先是能源驱动形式发生了改变;其次,互联网+的浪潮对于新能源车更是如虎添翼的战略机遇。”


对于当下新能源汽车产业加上移动互联网和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新潮流,谷峰相当认可,并认为其可以实现很多传统汽油车实现不了的功能,而且新能源车企也可以互联网思维来解决当下所面临的种种困境。另外在产业生态上,谷峰认为,新能源汽车的新进入者们之间更多的存在的是合作的空间,而远非竞争的冲突。“和传统车企之间是敌对的竞争关系不同,我认为新能源车企之间的合作共赢才是让各方共同获利的唯一途径。因此,各新能源车企都应具备分享共享的互联网精神,如在采购等环节的合作,共同分担一部分成本,将能够帮助所有车企更好地投入生产。这样不仅将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具性价比的终端产品,也能够推进整个行业的良性运转,加速实现‘弯道超车’。”


事实上,谷峰在多个场合对未来新能源汽车能给消费者提供的完善的出行服务这一点深信不疑:“新能源汽车+移动互联网未来将会为消费者带来更加完善的出行服务闭环。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及云计算技术,车企将能够以用户为原点,更具针对性地向用户提供服务和信息,实现个性化的增值服务,从而为其提供贯穿于整个汽车生命周期的高品质服务和用车体验,让未来出行方式变得更智能、更便捷、更愉悦。”


论及肩上压着的CEO重担,谷峰不失幽默地表示:“如果让我说从CFO到CEO,有什么压力和变化,我认为从能力到专业方面,我在汽车行业从业几十年,没有觉得什么太大的压力,整个产业的背景基本一致,企业管理的方式方法也是相通的。如果说有压力的话,就是CEO比CFO多一横,多一横就是要兜底。我做CFO的时候,遇到搞不定的事情可以找CEO汇报,但是当我做CEO了,我就得研究怎么来为别人兜底,但这也是对我个人能力一个巨大的提升。”


【版权声明】任何单位或个人,在未获许可情况下,不得对文章进行转载、摘抄、整合及建立镜像等侵权行为。如需转载,请在本公众号后台提出申请并获取授权。


其他人都在看

麦田捕手财务真相系列:

第一弹”:假如不看脸的话,怎么选择财务战略?

第二弹”:从“大侠的钱为什么花不完”来说说商誉是个什么东东

第三弹”:《为什么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打死都不能奉行“现金为王”?——骗之道,损有余而补有余;烧之道,损不足而补不足

第四弹”:《会计赠你蒙汗药,你还在吃配料表吗?

第五弹”:《夜空中最亮的星,竟然是特么“眼冒金星”—说说“财务狗”成天加班都在忙些啥?

第六弹”:《在“遥远的钢琴”里,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财务的忧伤

第七弹”:《蹲坑而刻!一起开脑洞——会计法这辆报废的破车该怎样大修?

首席财务官 致力CFO阶层成长与崛起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杂志购买进入官方微店



首页 - 首席财务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