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韵:从程序员自杀案看天才教育的漏洞

摘要: 我们过于注重技能培训,而忽略了社会能力。

10-12 11:52 首页 大家


| 戴韵


近日,WePhone创始人苏某的自杀事件,受到社会持续关注。相关事实仍有待进一步调查,但自杀已是无可挽回的悲剧事实。随着信息逐渐被披露,天才程序员的传说、令人咋舌的婚恋纠纷细节、跳楼自杀的惨痛结局,形成尖锐的对比,也引发公众讨论: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我们怎样才能避免悲剧重演?


人生最后一次写代码,却是为了这个……


在相关讨论中,人们在惋惜之余纷纷提到:倘若事发时能及时让亲友或专业人士介入,也许不会酿成如此惨剧。因为事件过于复杂,不仅涉及两性情感纠葛,更关系到婚姻、企业等法律制度,仅凭一己之力难已决断。若能及时由专业司法人士介入协助、由亲友进行心理疏导,也许可以免于悲剧。

这件事不是孤立的个案,它最初的引爆受到程序员群体的推动,而苏某的性格与命运也让不少技术从业者心有戚戚,它甚至引发公众对工程师、程序员群体特征的讨论。像《生活大爆炸》、《硅谷》等电视剧常有刻画,理工科从业者呈现一定群体特征:一方面,他们术业有专攻,擅长与机器打交道,在专业领域厚积薄发;另一方面,热爱钻研也常伴随着与社会现实脱节、不善交际等性格特征。


《生活大爆炸》里的怪咖科学家谢尔顿


在亲友的追忆中,苏某似乎也呈现出这一特征。

从两三个月前开始的离婚纠纷、到最后两天的激烈对峙,苏某从高楼一跃而下,这一悲剧和最近频发的校园霸凌事件具有一定相似性。这两类事件都源自人际冲突,虽然对峙双方关系不同,但核心都是社会交往、基于交往展开的不良社会关系,以及交往失败后激烈对峙导致惨烈结果。

更加相似的是,无论是苏某与其前妻纠纷,还是校园霸凌事件中,对峙双方往往呈现出权力上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与物质资源和社会地位无关,更大程度上是心理状态和社会成熟程度的不对等。加害人往往心理水平较成熟,具备较强的操纵他人心理状态的能力,而被害人常在极端情绪中选择了自我毁灭。


WePhone创始人的遗言,以及他与前妻的聊天记录


这样来看,要想彻底避免类似悲剧,还是应该回到人本身,回到教育干预,尤其在科技、工程教育领域:教育要教人如何应对冲突、处理矛盾、表达自我、寻求帮助等,要教社会能力。

在我们现有教育体制中,尤其是工程教育中,我们过于注重技能培训,而忽略了社会能力。人们常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认为只有技术、技能、知识才是真正可靠的“硬”实力,而沟通表达、人际关系等社会能力是假大空的华而不实。这一现象,不仅广泛存在于学校教育,在学前教育中也很普遍,儿童编程、3d打印如雨后春笋,家长花大力气培养孩子的技能,却鲜少关注他们的社会能力。

即使有些家长意识到社会能力的重要性,但社会舆论也常对其曲解,认为社交就是走关系、拍马屁,发展社会能力是不务正业。这种观点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有害的。

社会能力是与人相处和解决冲突的能力,是一个人的核心素质之一。人是社会动物,社会性是人的根本属性。无论个性开朗还是内向,人都在处于一定的社会网络中,都无法回避与他人的互动。正因为因此,恰当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尤为重要,它直接影响了个人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培养社会能力,不应回避冲突和矛盾。无论是传统文化还是主流教育,都提倡“以和为贵”,似乎对人际冲突和矛盾有着天然的厌恶。然后,在纷扰的现实生活中,生活并非一帆风顺,人际矛盾更是比比皆是,冲突并不可怕,关键在于如何解决冲突。学校和家庭教育,与其避而不谈,不如从小积极培养孩子解决冲突的能力,引导他们建立起自我保护机制,这样在关键时刻才能主动防御、化险为夷。

信息时代的今天,社会能力的重要性近一步凸显。互联网的发展变革了人际交往方式,人们在一键间跨越时空距离,拇指一动就将自己暴露在陌生人面前。科技降低了人际沟通成本,也带来了巨大隐患,比如陌生人的恶意、网络暴力等。这都需要我们以教育为手段进行干预,对公众普及社会能力的常识,比如,如何甄别陌生人、了解他人意图、应对虚拟空间的人际风险。

随着科技进步,社会对理工科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科技工程教育也一片繁荣。然而,在科学主义走强的今天,我们仍需要坚守人文精神,回归人本教育,因为教育的终极目的,不是生产流水线上的螺丝钉,而是将我们的孩子培养成完整的社会人。

【注】本文原题《从天才程序员的陨落到校园霸凌事件,谈社会能力教育》。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


首页 - 大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