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北大荒的拉帮套往事

08-19 16:22 首页 大家


文 | 张鸣


即使按今天的标准,高哥也是一个帅哥,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眉眼端正和善,说话还讨人喜欢。每日里穿得利利索索,干干净净的。高哥也有正经工作,在商店做业务员。有一点走后门的权力,在1960年代,挺让人羡慕的。只是,三十多岁了,就是不找媳妇。不找媳妇,也不是一个人单过,他跟一户人家搭伙。

在北大荒,这样的事儿挺多,一个主妇,在自己的丈夫之外,又有一个或者多个副夫,这副夫,当地人称拉帮套的。就像一架马车,除了驾辕的之外,还有几个拉帮套的,那挂车呢,当然就是这个女人了。

不过,能有若干丈夫的女人,多半都有几分姿色,只是不仅主夫是个窝囊废,就是拉帮套的,也没有多大出息,一般都是寻不下媳妇的,没有多少钱,没法回老家买一个媳妇回来过日子。但是,我们的高哥不是这样,他很能干,人也长得不坏,工作在那个时代,无论如何都是个好活儿。尽管已经三十多了,若要真找,就在当地一样有人跟。毕竟,在1960年代中期,女人已经没有像北大荒刚开发的时候那么稀缺了。

可是高哥不,就恋着那辆车。那个女人的确长得不错,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都生养过了,从后面看,还跟大姑娘一样,走起路来婀娜生风,引得男人会多看她几眼。这女人对高哥也好,拉帮套的,不一定每晚都来,但只要栅栏门一响,女人一脚就把自己的男人踹下炕去,男人一轱辘爬起来,乖乖地到另一个屋里去了,听着高哥和女人在炕上大战三百合,然后大家一起安歇,一宿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女人下地做饭,棒子面稀饭,热腾腾的大馒头加小葱拌豆腐。两个男人先后摸把脸,一起坐下来吃,吃完各自上班去。

两个男人,都是有正经单位的人,但单位里没有人对他们说三道四,领导也不找他们谈话。政治学习的时候,人们也想不起来是不是该说他们几句。只有高哥的商店里,有个老姑娘对高哥有点不满,话里话外,总是找茬儿。但高哥就装着不知道,低着头,从不搭茬儿。

这样的好日子,因为文革的到来结束了。不知哪阵风,一群场部的老娘们,要组织红卫兵造反,领头的人之一,就是高哥的女人。袖章、旗帜都弄好了,有老娘们说话了:“有人还找拉帮套的呢?怎么做毛主席的红卫兵?”高哥的女人,脸上挂不住了,自家根正苗红的,响应号召闹革命,怎么好半道退出来。怎么办?为了革命,忍痛割爱。女人坐在炕上,想了半晌,一拍大腿,痛下决心,跟高哥断了。断了可是断了,女人的情义还在,张罗着,把高哥让给了自己的闺蜜。

闺蜜的老公,在场部也是一个单位的领导,但是,人似乎在那方面有点不行,两个孩子,都是别人的。闺蜜人长得漂亮,按今天的标准,可以说是性感,前凸后翘的,比高哥的女人,还要招人,没事在门口做针线,路过的男人,总会找茬儿在门口待会儿,多看她两眼。如果是夏天,就不得了了,闺蜜套个男人的大背心,那时又没有乳罩这东西,两个白生生的大球,大半露在外面,一颤一颤的,让男人要疯。可是,招人是招人,闺蜜却不肯随便。招帮套跟破鞋不是一回事,它们之间,有严格的界限。副夫,也是夫,有帮套的女人,轻易不会跟别的什么人上床。

闺蜜对高哥,其实早就有意思,但朋友的男人,不能抢。那个时代,东北人都讲究仗义,不仅男人,女人也一样。高哥是不是对女人的闺蜜也有意思,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女人一让,高哥也就痛快走了。随后,高哥就成了闺蜜的帮套,那一份的如胶似漆,颠鸾倒凤,隔壁邻居都知道。



在那个革命时代,这样看起来很不革命的事儿,街坊邻居也没什么人有异议。只是,运动起来不久,闺蜜的老公作为当权派,就挨了批斗,好委屈。每次回家,高哥和闺蜜一起帮这老公做按摩,用热手巾敷那些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不幸的是,运动升级,闺蜜的老公被关了牛棚,不能回家了。整个家,就丢给了高哥。高哥帮着照料两个孩子,尽心尽力,俩孩子都跟高哥可亲了。

突然有一天,闺蜜的老公在外出劳动的期间失踪了。这下坏了,全场如临大敌,上上下下一起找,好些人说,这家伙很可能是投敌了,我们那儿离苏联只有不到100里,这样的事儿,经常发生。但是,不出一天,闺蜜的老公就被找到了,在一棵里场部不远的山坡上的大树上自己吊死了。革命群众判决,畏罪自杀。从那以后,高哥好些天都没露面,以后即使露面,也不在闺蜜家过夜了。


其实,闺蜜的老公自杀,跟高哥没有太多的关系,这个抗战时就参加革命的老农垦,是受不了牛棚里的那个待遇。挨揍还能忍,但屈辱受不了。折辱他的看守,的确经常拿闺蜜和高哥的事儿折腾他。还逼着老公要他介绍闺蜜给自己。这些事儿,都是运动结束后,看守也被抓了,同一个牛棚的人后来说出来的。

又过了好些年,运动结束了。我已经早就离开了农场,高哥和闺蜜的事儿,已经被我快忘干净了,却听说高哥和闺蜜结婚了。一打听,还是真的。结婚之后,高哥和闺蜜都一把年纪了,居然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从此,从此什么呢——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题图:电影《春桃》剧照

【作者简介】 

张鸣|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

【相关推荐】

男人说的“我养你”,当然是情话

青帮闻人的声色犬马

袍哥军阀范哈儿


 ·END·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


首页 - 大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