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大家”讲故事|顾永林:一座老楼的修缮出新,几代南师人的牵挂与记忆(下)

摘要: ?怀旧的人总希望修旧如旧,留住属于自己的那份特殊“乡愁”。最早一次进楼“偷拍”,发现在铲除墙皮的门框之上,“中大楼103北教室”的牌子还留着。103是个中型教室,面积并不大,拆除桌椅后却显得有些空旷。

09-06 10:11 首页 南京师范大学

怀旧的人总希望修旧如旧,留住属于自己的那份特殊“乡愁最早一次进楼“偷拍”,发现在铲除墙皮的门框之上,“中大楼103北教室”的牌子还留着。103是个中型教室,面积并不大,拆除桌椅后却显得有些空旷。 




独自伫立其间,三十多年前的情景历历在目——大一时,我所在的中文系82级3、4两个班七十多人的《现代汉语》课就在这里上,而任课老师正是叶祥苓教授。明明是现代汉语,叶老师讲着讲着就偏到方言学、偏到音韵学上去了,我至今犹记着叶老师用“缺一复板”拼出吴方言“吃饭”二字的读音,并由此悟到了《切韵》反切法的神奇。后来才知道,叶祥苓是国内知名的方言学家,而我们那本黄封面的《现代汉语》教材里就包含着方言部分。


让我个人欣喜的是,叶老师的教导激起了我对方言的学习兴趣——某次课上,作为在场学生中唯一的吴江人,叶老师让我用方言读出相关字词的声调,以验证彼时他正研究的吴江方言某类词汇的读音。这一偶然举动瞬间点燃了我对方言的探究热情,此后的两年时间里,我对汉语方言乃至音韵训诂作了初步的涉略,还不时去小礼堂一楼过道图书馆的一个小据点借阅《方言》杂志,由此看到了吕叔湘之类大师对方言的论述,看到了本系张拱贵先生对叶老师部分观点的“商榷”。当时的小众行为却被高年级学长误认为我是研究生。若不是后来转学其他专业,这一辈子我或许会去研究方言。


这样的假设已经没有意义,但老师对学生的影响就是这么神奇。刚进大学那会,想学的东西太多,那时没有度娘,没有搜爹,很多知识点靠相互讨教、辩论获取,争执不下时,就去求教老师。记得某次课间,我与常熟赵志良君为《人民日报》与《光明日报》的属性问题发生争执,眼看叶祥苓老师提着茶杯走来,一请教,两秒钟就解决问题!学生眼里,老师就是博学。


留校工作若干年后,有幸到音乐系任职,期间,常见已退休的叶老师来随园音乐厅听音乐会。92级苏州籍的鲍晓宇同学小提琴专项突出,同为苏州老乡,叶老师不时与她交流演奏问题。晓宇去加拿大留学后,老人家还托我转达问候。如今,先师早已驾鹤西游,学生诸辈一旦提及,其敬其仰,却是与日俱增。永刚同学以当下热词“男神”“帅哥”冠于先师,我不擅时尚,只记得某次与友人描述叶师时,先用“风度翩翩”,又觉程度不够,复又加上“风流倜傥”!以传统观念论,这样的词汇或许蕴含着对先师的某种不敬,但我想说,从此之后,眼里再无第二个叶祥苓了。可惜,写作此篇微文,我竟找不到叶老师的一张照片。


“眼里再无第二”的还有马景仑老师。马老师是古汉语专家,本不教我们,因为原任老师出差,马老师就代了几节课,我们因此得以领略马老师别样的风采。以漫漫求学路而言,这样的享受只是一瞬间,我的幸运在于后来依然能在校园里遇见他。多年前的某一天,在从仙林回随园的班车上,恰与马老师前后座,此时的他,已是国家级名师,身体还很硬朗。记得那次正与马老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朋友发来短信,请教三个“土”垒在一起的读法,孤陋寡闻的我,随即向马老师请教,他干脆利落:“垚”,古同“尧”。随后又当场说了几个字,包括我那个“顧”字的拆解与含义。


最近几年,媒体从业人员多了,资讯更发达了,而在浩如烟海的信息中,总夹杂一些让人听了不顺的字句,诸如“各位听众朋友们”、“满千元以上就送”、“希望你可以过得好一些”之类。这又让我想起,早年,针对媒体上的常见瑕疵,南师大中文系汉语专业的专家朱林清、徐振礼等老师不时地出来甄别指导。如今,朱徐二老依然健在,这样的纠偏却似乎轮不到他们了。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间,我们这一届举行毕业三十周年聚会,众多当年同学再次走进中大楼。三十多年过去了,不少老师已然作古,只能怀念;很多老师仍然活跃,只是后来不再接触,已渐生疏,比如,一年级时上过我们文艺理论课的时任系主任、后来调任省社科院副院长的盛思明。这是三年前他在中文系64级学生返校聚会讲话时在中大楼某教室讲话的留影。


再如继盛思明老师后,先后担任中文系主任、南师大副校长及党委书记的王臻中老师。如今他正与同为我们老师的夫人袁玉琴教授一起在国外安度晚年。这是1984年冬王臻中老师在中大楼109室作报告的情景。109是阶梯教室,一直是中文系全年级(通常是四个班)的大课教室。这张照片是我加入南师大学(生)通(讯)社后,用自己的那台红梅牌相机拍摄的,亲手冲印出来后投送校报,但当年的校报主编张留芳老师说那是“一个系的活动”,不能报道,我就把这张照片留下来了。


试图在一篇微文中完整展示中大楼昔日老师群像,那是徒劳的。既如此,任课老师之外,我还想说说同样能对学生产生重大影响的政工老师。细心的朋友或许记得,我的微信圈里,曾经出现过几位当年就熟悉、后来更十分显赫的另类师长,比如近期分别从省教育厅副厅长、南师大副校长岗位上退下来的丁晓昌老师和潘百齐老师,比如曾长期担任南师大校领导、后来担任南医大党委书记的陈国钧老师。


今天,我很想提一下1982年我们这一届入学时的中文系党总支副书记张纯一老师。张老师后来转任副系主任,与学生的接触少了,认识他的学生自然就少了,要不是工作后有幸成为他的部下,我也未必能认识并记住他,但这恰恰是一段历史。我知道,记载这段历史一定是借助感情基础的——我毕业留校工作首站是南师大党委宣传部,其时张纯一老师是部长。作为年轻干部,在生活学习各方面得到前辈领导无微不至照顾的同时,他还手把手指导“我们”的写作,假如说今天我还算能写写弄弄,这点底子是张老师为我铺垫的,而这个“我们”中的“们”包括早我一年留在宣传部的学长顾理平,三十年以后,我们又成了同事,只不过他是知名博导,我则还是“职业革命家”。张纯一老师后来担任南师大学报编辑部主任、出版社首任社长等职。最让我欣慰并敬佩的是,他年届耄耋依然身体康健,才思敏捷!


关于中大楼的故事,想说能说的学子一定很多,高手面前,我自闪开。当年喜欢摆弄相机,某天行走时正好撞见一景,遂记录下来——这是江苏电视台1991年拍摄的10集电视剧《红蜻蜓》的作业照,取景就在中大楼旁(大衣姐背后就是中大楼),主演李媛媛,曾在电视剧《围城》中饰演角色苏文纨,貌美戏好,可惜红颜薄命。




本不该画蛇添足,但有个事实还想交代一下:这张对焦模糊照片上左侧的是姚文中,中大楼曾经的学子,我的同班同学,这是三十多年前我与他在玄武湖游览时留下的合影。没想到,文中去年刚担任江苏省文物局文保处处长,今年就成了中大楼维修工程政府机关的具体责任人。工程开工以来,除不时到现场检查之外,文中还常嘱我收集相关情报。这世上总有那么多机缘巧合,大楼动土,文中出山,一切总在该出现时出现,借一个流行多时的词汇,这是幸运的“双赢”——恩泽与回报:校友之于母校、姚文中之于中大楼!


征集令|“听大家讲故事”热乎上线!

    



这里是“厚生故事汇”,这里是“大家”讲的故事;

这是“家”的故事,这是“大家”的故事

这里有别人的故事,也有自己的故事

它会带您穿越旧时光,也会带您翻开真相

在这里您感受真实生活,也感受宁静与远方

恩师、同学、青春、记忆……

说出您的故事!您就是我们的“大家”!

校报、官微、官博、官网一起帮您见证!


全校师生员工、 历届校友、在我校工作过的同志、关注我校发展的社会各界人士……

We want you!


故事、散文、诗歌、照片、回忆录、实物、动画、微视频(时长≤3min)、微电影、宣传作品(时长≤10min)……世界上最动人的语言:作品形式不限!


来稿请戳:592693529@qq.com



点击阅读原文,为母校助力!


往期回顾


听“大家”讲故事|总是感念一种精神 ——回忆与钱叙生老师共事的经历

围观!瞧瞧南师人毕业前的幸福瞬间

优秀的你,还记得那段涅槃重生的高考岁月吗?

南师人又上热搜了,这次是因为高考满分作文!

耀耀吾师丨@天下南师人,您的115大片正在上演

耀耀吾师 | 南师115,校庆有你才精彩!!


文案|顾永林
编辑|蒋怡欣
策划|郭亮 大华 潘文娇

审核|郭亮 大华 陈权


i


首页 - 南京师范大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