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案例|一座衰退的德国小城,如何自下而上的复兴

摘要: 他们与社区合作,寻找调动难民参与的各种方法。他们还发起与当地官员、商界和社会领袖的对话,寻找自下而上的方法来建构一种新的社区感。

12-13 07:20 首页 市政厅

克里斯多夫·斯塔克邀请访客参观奥伯豪森(Oberhausen)火车站的钟楼,这是他和其他艺术家与社会活动家改装的空间。他们的团体称为Kitev,是酝酿城市空置空间再利用和社会革新的平台。(Simone dAntonio)


德国奥伯豪森——这座城市宁静的中央车站是了解小城历史的最好地方,可能还是预见城市未来的最好的地方。


这座砖结构的车站是包豪斯建筑风格,线条干净,还有一座四四方方的钟楼。这里曾经是繁忙的工业区,有一座雇员上千的钢铁厂。在最辉煌的日子里,奥伯豪森是德国工业力量的核心,鲁尔区的中心。


如今,工厂已经不复存在,车站附近的众多建筑闲置不用。绝大多数的商业活动转移到了几公里外的大型购物中心。地区火车和公交车依然在车站停靠,可是换乘的人并不多。


不过,在钟楼内部改造过的空间中,一个多元文化的艺术家和社会活动家团体正将车站转变为一个社会革新的平台。他们正给这座车站注入新的生命。他们与社区合作,寻找调动难民参与的各种方法。他们还发起与当地官员、商界和社会领袖的对话,共同探讨如何在这座经受投资不足和长期失业困扰的城市,寻找自下而上的方法来建构一种新的社区感。


在空置空间寻找机会


这个团体称为Kitev,是德语“文化之塔”,Kultur im Turm的缩写。Kitev由德国建筑师克里斯多夫·斯塔克(Christoph Stark)和阿格涅斯科·努萨克(Agnieszka Wnuczak)发起。2005年,他们来到奥伯豪森参加当地一家博物馆组织的艺术比赛,比赛的目的是让中央车站的站台区域变得更有吸引力。他们的得奖作品在站台放置了大型雕塑,在轨道上装置了多彩的变色灯管。比赛结束之后,斯塔克和努萨克被中央车站荒废的空间深深吸引。


废弃的钟楼尤其触动他们——钟塔内部空旷的巨大水缸曾经用于供应蒸汽引擎的燃料。在奥伯豪森市政府的支持下,斯塔克请求德国联邦铁路公司(Deutsche Bahn),铁路的管理方和车站的所有者允许他们进行一些创新。他们从钟楼开始。停摆了多年的钟楼不但再次报时,而且还另外提供了以颜色显示、在夜间可见的电子天气预报。


Kitev改装了奥伯豪森火车站的钟楼,如今钟楼不但能再次报时,还能预报天气。(Jurgen G/Wikimedia Commons/CC & Simone d’Antonio)


斯塔克和德国联邦铁路公司达成了一个交易:Kitev可以将钟楼改造为商业和会议空间,免租金25年;作为交换,Kitev将负责改造和维护钟楼空间。重建工作的资金大部分来自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的地方政府,奥伯豪森市也提供了部分支持。


翻新的钟楼成为了Kitev检验和传播城市更新理念的基地。这个团体在钟楼展出各种艺术装置,其中还包括利用旧水池的回声创作的音乐。Kitev还在钟楼接待欧洲各地的建筑家、艺术家和城市规划师代表,共同交换和充实激活城市空置空间的点子。斯塔克称,“我们发现,在火车站里有一处文化空间十分吸引人。这不仅对奥伯豪森重要,对其他城市也很重要。”


现在,Kitev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车站被废弃的地面部分,那里每天都有换乘者经过。他们从一家空置的零售店开始:这是一处醒目的地段,要是在更繁荣的地方,或许会租给麦当劳和星巴克;如今他们将零售店转化为一个文化空间。这里或者举办展览,或者担当一种社交咖啡馆——零售业务依然保留了下来。同样,德国联邦铁路公司也提供了25年的合同,只是象征性地征收每月200欧元的租金。


奥伯豪森负责金融和文化方面的副市长,阿波斯托罗斯·萨拉特拉斯(Apostolos Tsalastras)称,“Kitev的点子十分有创造性,重建了这个过去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的空间。在这座众多工厂和商店空置的城市,这十分重要。”


在食物中寻找凝聚力


钟楼中孕育的另一个点子直接针对着今日欧洲最迫切的社会问题:如何在当地德国人与不断来到奥伯豪森的难民之间创造一种友谊。


大约有4000名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在奥伯豪森登记,而这种城市的人口只有21万。


Kitev邀请他们来钟楼共同设计下一次的活动。努萨克称:“我们觉得,这些新来者是带着他们希望和热情来到这里的,他们同样希望成为这个社会的积极成分。移民的新起点也意味着奥伯豪森城的新起点。”


他们参与的项目称为“难民的厨房”。这个点子的出发点是:食物是联系人们的最好的纽带。Kitev的社会活动家与来自阿富汗、叙利亚和尼日利亚的20位新来者,还有当地制造业的工人,把一辆旧卡车改造为一座移动厨房。除了厨房的功能,卡车还可以载人前往公共广场参加节庆和公共活动,邀请一个街区的人们前来一道进餐,还有烹饪。


当地人和新来者的反响都十分积极。50名难民参与了这个项目。其中的一员是阿尔坎提普·菲拉斯(Alkanteeb Feras),这位41岁的叙利亚人是大马士革的厨师,曾经在那有一家餐馆。菲拉斯喜欢在移动厨房烹饪和会客。他说:“展现移民也能积极生活,用他们的技能为社会做贡献,这个理念感动了我们。”


28岁的艾哈默德·阿巴斯(Ahmad Abbas)志愿参加这个项目。他是大马士革的法律系学生,现在德国继续他的学业。阿巴斯说:有些项目里,我们觉得自己依然是难民。但这个项目中,我们才觉得自己是人类的一分子。”


在难民参与方面,Kitev不得不处理一些官僚主义的措施。比如,在德国,难民需要特殊的工作申请,如果他们不想丢失社会福利支持,工资就不能超过200欧元。斯塔克认为值得花精力去创造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被他称为“社会雕塑”(social sculpture)。


“厨房应该和人们的生活水平一致,而不只是一座食物卡车。不只是为人们提供食物,还包括了共同烹饪和相互交流。”


成为建筑的一部分


Kitev把相同的哲学运用在火车站附近的一栋废弃的公共住房的建筑更新上。这栋12层的建筑称为奥伯大楼(Oberhaus),建于1950年。如今大楼的公共区域都是破损的家具,烟臭味到处弥漫。大楼的82个单元居住的大部分是有资格申请住房福利的穷人,还包括了一些移民。


最近,斯塔克和努萨克搬了进来。斯塔克说:“对我们而言,成为建筑的一部分十分关键”。在大楼物业的协助下,Kitev开始调动起大楼的居民,贡献他们改善生活环境的点子。


在地下办公室的工作坊里,居民们选择先从公共区域开始更新,一点一点提升生活质量。比如,Kitev装修了底楼的一家空店,如今这家店成了举行社区会议和活动的空间。入口的新门房向住户提供免费的咖啡。


Kitev也吸引了全欧洲各地有创意的人前来贡献他们升级奥伯大楼的奇思妙想——他们甚至还召开了一次改善穷人住房的讨论会。去年12月,18位东欧的建筑师和规划师加入了Kitev小组,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小型项目:比如,建造一个自行车站,重新装修门厅,开设楼顶咖啡厅。很快,一群当地大学城市研究专业的学生也搬入了奥伯大楼,他们与Kitev和居民合作,进行更多的改装。


来自伊朗的建筑系学生拉玛什·伊曼尼法达扎尔(Ramash Imanifardazar)也加入了Kiev,他认为奥伯大楼是低收入住户进行社会创新的高层住宅实验场。


她谈到:“奥伯大楼可以成为德黑兰这样大型城市的模范。合作的结构和方法复兴了大楼,也复兴了火车站附近的区域。”


奥伯豪森的副市长萨拉特拉斯也赞同Kitev的城市创新的方法,让他的城市变得更美好。萨拉特拉斯说:“在过去20年,奥伯豪森一成不变。Kitev发起的行动是一个信号:一切皆有可能。通过合作,我们能极大地的提升城市的生活质量。”


(本文由徐东东编译自citiscope)


社会创新|给艺术家一点“颜色”,城市会怎样



首页 - 市政厅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