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斗少年被全部遣返回四川凉山,中国版“格斗吧, 爸爸”的结局是刻骨铭心的悲凉

08-20 12:28 首页 武志红


幸运的是,他们曾领略过一个更大的世界,

他们曾经短暂地拥抱过它。


不幸的是,他们曾领略过一个更大的世界,

然后又眼睁睁地失去了它。




恩波格斗俱乐部,18名来自凉山的孩子,全部被带回凉山老家,他们最终只能回到那个凋敝而落魄的家乡。


从7月20日格斗孤儿的报道开始发酵,到8月16日,不到一个月,这些孩子的命运发生了180度的反转。


当他们从凉山走出来,来到成都的恩波格斗俱乐部,最后再被强制带回凉山。


这些孩子最终回到了他们命运的起点


而展现在他们眼前的,仍旧是一片愁云惨雾的未来。


贫困,辍学,农活,毒品。


看不到头的绝望贯穿着他们的童年,家乡呈现着逼仄而荒芜的景象。


这是少年们面对王全安老师的采访。



当他们回顾自己在家乡的童年经历,泪水一下子就充盈了他们的眼眶。


是怎样疼痛的记忆,一经回忆就黯然泪下?


我不敢想。


恩波格斗俱乐部的创始人恩波把他们带到了成都,训练综合格斗,英文简称MMA。


当时恩波已经招收了不少来自阿坝州的贫困家庭的孩子,这时有一位凉山州的官员为恩波和凉山的贫困孩子们牵线搭桥:


尼采凉山州越西县的一位负责民政的副乡长李健,看到许多失去父母的孩子在农村没人管,非常可怜。


他听到恩波俱乐部免费招收少年学员,就给恩波打电话,希望恩波能接收一批孩子。


数次电话沟通后,恩波同意了。


但恩波的条件是,孩子必须是来自贫困家庭,家长或者监护人同意,没有疾病,身体适合练习综合格斗。


就这样,大凉山的彝族孩子,开始陆陆续续来到恩波俱乐部。


这些孩子的命运就此发生转折。


他们告别了家乡的洋芋,告别了营养不良。


他们在俱乐部的伙食肉菜米饭俱全,饭后还有水果。



他们接受专业的格斗训练,通过拳打脚踢肘击膝撞,为自己博出一个光明的未来。



漆黑的长夜里看见了曙光,前途和希望正在冉冉升起。


来自恩波格斗俱乐部的藏族小伙儿苏木达尔基,如今已经获得了金腰带,受邀参加美国UFC训练营;


而这次在中国招募的七名选手中,来自恩波俱乐部的就有四名。


恩波说:

再坚持个五年,他们当中也会出现世界冠军,绝对。



阿杰怎么会不知道中国现在的MMA第一人李景亮呢。


而他梦想着自己能够打进UFC的那一天。



对于这些少年来说,打拳或许是出人头地的唯一道路了。


长大以后,即便他们的水平不能达到UFC的高度,通过商业比赛和格斗教学,他们也足以在城市里站稳脚跟。


为了给孩子以一定的文化教育,长大后能够在社会站稳根基。


恩波以两倍的课时费聘请老师为孩子们开设文化课,主要教授语文、数学和品德。


孩子们也听得用心。



在恩波格斗俱乐部,这些孩子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但现在,这些孩子不得不回到贫穷的家乡。


少年阿杰被强拽着胳膊按下手印,他哭得撕心裂肺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回家意味着什么,那个伙食以洋芋为主的家。


但是家乡的苦难,又何止是单调而且营养不足的伙食。


繁重的农活可能透支他们的肌肉和骨骼,而他们在恩波俱乐部练就的铮铮铁骨,本可以杀出一条通往梦想和光荣的道路。


比绝望更深重的绝望,是在给予绝望中的人以希望之后,又硬生生地抽走他们的希望。


给予孩子希望的那个人,以凶悍的面目给予他们以深刻而隐忍的慈悲。


抽走孩子希望的那群人,以爱和温情的名义断绝了他们的梦想和光荣。


当孩子们的命运在历经希望和绝望的折返后重回原点。


在他们眼中,出走前的家乡和归来后的家乡,又怎么可能是同一个家乡?



相对于没有从凉山走出去的贫困孩子,这些接受过恩波俱乐部训练的孩子或许比他们更幸运一些,又或者比他们更为不幸。


幸运的是,他们曾领略过一个更大的世界,他们曾经短暂地拥抱过它。


不幸的是,他们曾领略过一个更大的世界,然后又眼睁睁地失去了它。


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鲁迅先生诚不我欺。


这本可以是一个铁血而温馨的励志故事。


像几乎所有的励志故事一样,来自贫穷地区的少年接受前辈的引领,重启自己看上去糟透了的人生。


捏紧拳头,绷直脊梁,咬紧牙关。


所谓传奇从来不是一条康庄大道,一路的刀锋和荆棘磕碎了少年的筋骨和皮囊。


当平庸者平静地走完自己的青春,浴火的少年在无数次磕碰里跌跌撞撞。


拳打脚踢,肘击膝顶,人生的征途仿佛一场漫长的格斗。


少年在血与火的厮杀中演绎自己的传奇,他们要做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小伍对王全安老师说:

如果练武练得好的话,如果以后有钱的话,如果我们那边还有我这种人,就雇了你,我就给他们求助。



太燃了。

太励志了。


如果有朝一日,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我要让更多和我曾经一样的人,变得和现在的我一样。


无论是真实的,或是虚构的,励志的故事总是告诉我们这样的道理:


追逐梦想,永不言败。


而如果已经倾尽全力,即使失败,那也足以快慰平生。


就像在电影《洛奇》中,史泰龙饰演的洛奇在和拳王的比赛前夜对妻子说:

当铃声响起时,我还站在场上,我这辈子将第一次明白,我再也不是个蹩脚货。


如果我赢了,我已倾尽全力,终于站在了梦想之巅。


即便我输了,我已倾尽全力,我再也不是无名小卒。


我们并不是不能接受失败,毕竟有些难关和有boss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征服。


但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是连失败的权利都被人硬生生地剥夺:


孩子们并没有失败。


当他们回到那个凋敝的家乡,挑起沉重的农活,他们其实没有输给任何对手——


因为他们连对手都没有了。


没有难关,没有boss,只有一眼望的到底的混沌和绝望。


他们被剥夺了成功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失败的权利,同时被剥夺了梦想的权利。


他们抓着孩子纤细的手臂,让孩子在白纸黑字上签字画押,然后大声地向他们宣告:


你的梦醒了,请回到那个只能吃洋芋的现实。



如果英雄折戟、烈士暮年是充满着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悲剧,那么在这些被遣返回凉山的孩子身上,我看到一种更为绝望更为残忍的悲哀。


他们付出的所有血汗,都被另一个不知从哪里杀出的的力量轻易勾销。


少年声嘶力竭,却不知向何处对抗。


家乡的众人,是辍学的儿童、吸毒的父母、脸朝黄土的农民、偷抢拐骗的惯犯……


这是一个多么让人绝望的叙事语境:


你本可以是英雄。


看看这些孩子的眼睛。



这是充溢着苦难的眼睛。

又是充盈着希望的眼睛。

这是英雄的眼睛。


我看到了熊熊的烈火在他们的眼眸里绽放出夺目的光芒,本来它们注定要星火燎原。


只是现在,火焰熄了。


屠龙的少年被浇熄了火焰。



作者丨吴清缘,小说作者,自媒体人。公众号「法科奥夫」常驻作者。微信号:法科奥夫( ID : fakeaofu7 )。


音乐|《看见窗外的风景》钢琴Ver.


扫描二维码

关注“法科奥夫”



你可能还喜欢

《廉价的宽容,会吃人》


首页 - 武志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