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被逼捐1个亿:我们都是网络刽子手

08-19 12:20 首页 武志红


作者:阿何

微信公众号:阿何有话说(ID:aheshiwo)


01

 逼捐 


最近,民众的关注点都被九寨沟地震和《战狼2》的大卖给吸引了。


地震事发后,吴京第一时间表示慰问,个人向灾区捐款100万。没想到如此善举非但没给他带来多少表扬,反倒惹来无数谩骂和讽刺。


很多键盘侠表示,“吴京你一部8000万投资的电影就净赚好几个亿,居然好意思只向灾区捐款100万?你为啥不捐一个亿呢?”




我不知道键盘侠们义愤填膺让吴京捐款一个亿的时候,自己是否有捐款(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多半没有)。但因为无需为言论负责,很多生活中的“正常人”在网上秀出了自己道德的下限,各种毫无根据的指责、谩骂、讽刺层出不穷,这样的事情在网上远不止发生一次。


不要以为道德绑架和网络暴力只和吴京这样的明星红人有关,有时候即便你是个平凡的普通人,活得小心又谨慎,灾祸也会从天而降。



02

 误伤 


李炳鑫是一家新媒体公司的员工,过去两天,他很可能经历了自己人生最荒诞的一件事。


一开始,是一位朋友突然在微信上发了一条信息给他:



他一头雾水,直到另一位朋友发了这张截图过来:



原来一位作家在网上爆料,看到某男子在地铁上猥亵小女孩,而某“热心网友”则根据照片表示这是他的大学同学,并且直接说名字应该是李炳鑫。


然而这是一起典型的“误伤”事件,猥亵者非李炳鑫本人,只是两人长相非常相似而已。一开始,他本人也没当回事,觉得这只是个好玩的巧合而已。


没想到的是,越来越多的朋友、同学、同事找他,纷纷咨询此事真假,甚至不少人认定就是他猥亵了女童。


与此同时,很多网友除了他之外,还开始喷他的母校哈理工:



中间,李炳鑫曾经联系过爆料的微博账号@古风同志,并且想了各种方法自辨清白,但都收效甚微,越洗越黑。


幸运的是,他在一家很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公司工作,公司为了他违约了一条价值15万的广告,专门在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文章阅读量瞬间10万+,让不少人总算搞清了真相。可曝光量仍然远远无法和微博上这条话题千万量级相比。


李炳鑫还在澄清文中如此感叹:


以上文字节选自李炳鑫澄清文


可以想象,李炳鑫的假设绝非脑洞大开。这次乌龙事件,作为受害者他完全是无辜的,可能够迅速依靠公司力量澄清事实,他又是幸运的。可换成别人,未必就有这样的运气洗刷清白了,这时候后果会怎样呢?


答案有可能是死亡。


03

 死亡 


2012年,陈凯歌拍了部名叫《搜索》的电影,由高圆圆担任主演,这部电影在豆瓣拿下了7.3这个还算不错的分数。




电影里,高圆圆扮演的女白领叶蓝秋检查出自己身患癌症,坐公车时因恐惧而未能向一个老人让座,结果被车上的其他乘客拍下并且曝光到电视、网络上。


极短时间内,叶蓝秋陷入人民群众网络暴力的大洋当中。最后,不堪重负的叶蓝秋选择了自杀。


我始终认为《搜索》这部电影被低估了,因为它早在2012年就预见到了不负责任的网络言论和道德绑架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


一帮“正义之士”打着道德的旗号,站在制高点便获得了“怎样做都无罪”的身份,可以打压一切异见者,最终真正的坏人依旧逍遥法外,无辜的受害者却被逼迫至死。


多么可怜,多么可笑,多么可悲!


可它却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这个世界上,发生在我们身边。


或许身边的某个朋友,便是某次道德绑架的受害者;或许我们自身,就曾经在网上发表过类似偏激的言论。


有没有哪一次,我们在不知不觉间便成为网络杀人犯?


或许你会觉得,这一切只是影视作品的戏剧化呈现,可事实上现实中发生的事情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3年,英国一位年近14岁的花季少女汉娜因为患了湿疹,在某社交网站上发了个人照片并向网友寻求帮助,没想到却招来诸多如“丑女”、“肥婆”、“去死吧”之类的恶毒谩骂。


左侧长发者为汉娜


最终,汉娜在家中选择上吊自杀,而网友们仍在狂欢。


2015年,台湾年仅24岁的嫩模杨又颖因不堪网络上针对娱乐圈认识愈演愈烈的网络暴力,选择在家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类似的事件在中外都不断发生,而且频率越来越高。


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自己只是在电脑前敲敲键盘,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个陌生人就会因此死去。可就是这样一句句“无心之言”、“戏谑之言”、“冲动之言”,经过网络的放大效应,最终成为击垮一个人的庞大力量。


那么,网络暴力后面的诸多个体,算不算杀人犯?对此,我想起了一句话:


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04

 未来 


英国人拍了一系列的短剧,名字叫《黑镜》,被誉为一代神剧。



《黑镜》第三季第六集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


22世纪,蜜蜂快要灭绝了,为了保持生态不崩溃,科学家发明了机器蜜蜂来帮助植物授粉,没想到机器蜜蜂却被别有用心的人改造为杀人利器。


网络上开始流传一个游戏:只要在社交网站上对若干个对象进行投票,得票数最高的那个人便会在一定时间内被蜜蜂杀死。


面对这种耸人听闻的事件,网民们非但没有丝毫恐惧,反而陷入到“能够主宰他人生死”的狂欢当中。无数人仅仅因为看一个陌生人不顺眼,或者仅仅觉得好玩便投下了自己的一票,而丝毫不会为自己杀死了一个人而感到愧疚。


……


文明的进步是否会带动道德的发展?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而《墨镜》给出了一个悲观的答案。


更可悲的是,电视剧里的剧情正在现实中上演。


曾经有人说过这么一段话:


再懦弱的人,只要发现自己站在了大多数的一面,便会毫无理由地理直气壮起来,甚至因此而枉顾事实的对错,他们从此觉得自己就是勇士了。


其实,真正的勇敢不应该是即便所有人都不认同,仍然可以坚持正确的东西么?


真正该被憎恨的,正是这样一帮躲在人群背后的蝇营狗苟之辈。他们所谓的正义,只不过是借由网络发泄自己在现实中累积的暴戾之气而已。


这群人,实际上就是手里没拿刀的刽子手而已。


作者 | 阿何,清华大学理工男,职场充电宝&唯库创始人,感性理性兼备的写作者,国内知名个人成长研究者,个人公众号:阿何有话说(ID:aheshiwo)


你可能还喜欢

《请告诉女儿:三观不合的人不能嫁》



首页 - 武志红 的更多文章: